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凤凰心水论坛 >

金凤凰心水论坛

花火杂志 2008年有一篇 李月亮的我们之间的距离谁能给我全文 感

发布时间:2019-10-05 浏览次数:

  花火杂志 2008年有一篇 李月亮的我们之间的距离谁能给我全文 感谢!

  花火杂志 2008年有一篇 李月亮的我们之间的距离谁能给我全文 感谢!

  里面有一段是北禾,在我16年的生命里,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如此不堪承受的痛楚。北禾,有没有一种方法,可以让我不爱你?...

  里面有一段是 北禾,在我16年的生命里,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如此不堪承受的痛楚。北禾,有没有一种方法,可以让我不爱你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风很大,北禾的头发恣意飘扬。我在教学楼二楼的阳台上看他,手指在口袋里轻轻抚动。天知道,我多么强烈地想用手指为他梳理凌乱的头发,天知道,我在委屈、懊丧、绝望、悲伤中,固执地爱了他多久。

  最初,我和北禾在两个相邻的教室里上高一。我们的距离,是一个门口到另一个门口。

  入学不久,所有的团支书到校团委开会。我早到,北禾后到,坐在我的斜前方。我们申报班里可能参与的节目。大家的汇报平常而单调,包括我,都没有任何新花样。团委老师渐渐皱起眉头说,怎么都是五十年代的东西,能不能来点新的?

  一直沉默着的北禾就说话了。他一开口立即吸引了我。是锐利而沉静的声音,语速不快,却字字都像打在墙壁桌椅上,铿锵作响。而他讲话的内容,也吸引了所有人,他的每一个想法都别出心裁、出人意料,我看着团委老师欢喜的笑容,心里暗自佩服起身边的男生。

  我不动声色地盯住他的侧影,认真记住了他高高鼻梁和微瘦脸形所勾勒出的完美轮廓。

  北禾。这个名字,在那一刻悄悄地沉入我的心里,并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根发芽,枝枝蔓蔓遍布每一个角落,再也无法连根除去。

  我开始在教室的走廊里,回家的路上,午后的操场上,一次次地遇到北禾。在每一次的相遇中,他都像一个吸食魂魄的幽灵,将我的心魂一点点地攫去。我于是便在懵懂中不由自主地寻找他,跟随他,又慌张地躲避他。

  那么巧,北禾就分到了我座位的右边,隔着一条走廊,我们相邻而坐,我甚至能在课堂上听见北禾浅浅的呼吸声。我很知足。

  我的同桌是个安静的男生,叫锦。他与北禾自初中就是同班,所以相互了解。我不动声色地与锦交流,试图多一点、再多一点地了解北禾。慢慢地,我和锦无话不说,安静的锦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会变得外向而健谈。

  有时候,我和锦一起坐在图书馆后面的台阶上聊天,北禾骑着自行车路过,会特意停下来,一脚撑在地上说:呦,在教室里聊不完,还要转移到这里啊。

  后来,在锦的提议下,北禾加入到了我们中间来。在楼道里聊天或者出去吃饭,都是三个人一起。

  北禾显然是误会了我和锦的关系,他常常开我们的玩笑,把我和锦说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锦不许他这样说,每次北禾说完都会遭到锦的猛烈攻击,身体和语言的。而我从来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,不敢反驳,我的心事太过膨胀,我怕稍一触及,便会漫溢出来,被北禾知觉。

  我深深知道,我如此卑微,没有任何资本,去奢求北禾给一个我期待的回应。我必须好好地维持现在这样的关系,才能与我的北禾保持最近的距离。我的北禾,我爱你,热烈地,深刻地,却只能是一个人,悄悄地。

  北禾家境优越,我们经常可以在环境幽雅的咖啡厅悠闲坐上一个下午。北禾喜欢把雪碧、啤酒和冰咖啡掺在一个大杯子里,双手捧着,慢慢喝下去。我看着,好奇又诧异。北禾就把杯子递过来:墨墨,你品品,五味杂陈。

  我接过来,在北禾的唇舌接触过的地方探下唇去,冰凉的液体流进嘴里,有淡淡的甜香,有些苦,还有更多说不出的滋味。

  就有瞬间的恍惚,刚才喝下去的液体开始在我胸口沸腾起来,灼热地燃烧。北禾,北禾,我多想告诉你这感受,却说不出口,因为我忽然想到,这或许就是爱情的滋味,你给我的,五味杂陈的爱情。

  我习惯熬夜,所以总是在教室里与瞌睡虫艰苦搏斗。那日终于熬不住,下午放学后俯在桌上睡着了。教室有些凉,锦便把外套披在我身上。睡梦之中,忽然有一只手臂搭在了我的肩膀,并伴着关切的询问:喂,不舒服吗?

  是北禾的声音。我即刻清醒,睁开眼,看到北禾贴过来的、近在咫尺的脸。我顿时一惊,心轰隆隆狂跳。而北禾居然比我更加吃惊,愣了几秒,终于抽回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臂,颔首一笑,呵,看你披的外套,我以为你是锦。

  北禾在我身边坐下来,慢慢地说:不一样的,先有了锦,才有了你,或者说,我们之间,隔着锦。

  是一封写给我的、铅字打印出来的情书,装在一个干净的淡黄色信封里,没有署名。里面写着:墨墨,遇见你,我终于知道爱情是什么。原谅我愚笨,我实在猜不出你的想法,若你也有感应,能不能点点头,成全我人生的第一段感情。

  几天过去,没再有任何信息。可是,我分明感到北禾看我的眼神,有了一些异样,他一直轻快随意的目光,渐渐显得心事重重。

  我不敢想,更不敢问,我如此害怕那个否定的答案。面对北禾,我是只谨小慎微的老鼠,害怕一点点造次,就毁了自己的全部期望。

  就这样等着,忍着,煎熬着。终于,在一个星期后,北禾来找我,开门见山地说:那封信,看了没有。

  我的心跳忽然就停止了。我定定地看着北禾,他柔软的头发,他细长的眼睛,他略微卷起的长长睫毛……我在心里说:北禾,我终于等到你了。

  锦?别骗我?我按捺住心中滚滚的失望,直直望向北禾,希望他露出诡异的笑容,温和地说:骗你的墨墨,那是我写的。

  三个人的关系,忽然微妙起来。锦一定是知道了我的答案,面对我时,就有了一些尴尬和沉默。我们之间,不再随意地嬉笑怒骂,那种单纯的、没有芥蒂的情谊那么容易就变质了。

  后来我想,或许北禾之所以走近我,完全是因为锦,现在锦失望了,北禾自然也会随锦而去。

  想了许久,我在一次物理课上写纸条给北禾:如果没有锦,我们是不是也不会做朋友?

  这张纸条,在我传递给北禾的过程中,夭折了。物理老师看到了它,把它从北禾手里拿到了讲桌上。

  我没有变,可是,你为什么疏远,你为什么冷淡?物理老师轻蔑地读出来,得意地听着同学们发出嗤嗤的笑声,然后说:林墨墨,这是你写给北禾的吗?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?

  北禾却忽然勇敢地站了起来,极镇定地说:老师,这件事,与物理没有关系,我们能不能下了课再来讨论?

  我看着北禾,他直直地站着,脸上有凛然不可冒犯的尊严。那一刻,在我眼里,他是无可替代的英雄。

  物理老师放过了我。可是“纸条事件”更加恶化了我与锦的关系。那句被物理老师读给全班同学听的不明所以的话,也许让锦意识到了什么。不久,他申请把座位调到了后排,远远地疏离了我。

  我们三个,终于从曾经密不可分的一团,冷淡成了三个互不关联的个体。我很难过。我想他们两个应该也不愿意这样。可是,就像一盆燃烧的火耗尽了所有能量,它要熄了,别管谁愿不愿意,它也终于是熄灭了。

  北禾再也没有说笑话给我听,甚至,就算在小小的教室里狭路相逢,我们也会彼此沉默,没有任何言语与目光的交流。我常常觉得,他在我心中,是重重的石,搬不动移不走,而我在他眼里,只是透明的雾,除了有一些妨碍视线,再无其他。st6hcom神童网兔费资料目前一汽大众方面并未给出消费者合理的处   !有时候,我看着他与别的同学谈笑风生,嬉笑打闹,满脸随性的笑容,心里难过得翻江倒海。我很恍惚,那些属于我们三个人的,像铜墙铁壁一样布满全世界的时光,是真的存在过吗?是真的如我感受到的那样坚实美好吗?

  我开始体验有生以来最深重的悲伤和孤独。我开始夜以继日地哭泣。常常,一看到北禾的身影,甚至一想到北禾的名字,我的眼泪就倏地溢出来,无法控制。

  北禾,在我16年的生命里,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如此不堪承受的痛楚。北禾,有没有一种方法,可以让我不爱你?

  那天放学,我自行车的链子掉了,我在路边费劲力气地想把它挂上,却怎么也弄不好。没想到,北禾就过来了。我来帮你吧。他说着把自己的自行车停在一边,俯下身来去转那条倒霉的链子。

  我看着他,使劲地看着,然后眼泪就掉了下来。亲爱的北禾,我们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说话了吧?你可知道我那些因你而生的深重的悲伤和孤独?

  好了,你看看吧。北禾说着站起身来,回头看我。然后他愣住了。他一定没有想到,我怎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泪流满面。很久,才轻声说:怎么了,墨墨?

  我转过身去,胡乱擦净满脸的泪水,回头向他微笑:没事,谢谢你,北禾,我们走吧。

  我们就推着各自的自行车,慢慢地、沉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初冬季节,太阳早早地就回去休息了。

  墨墨,你会不会害怕,忽然有一天青春过完了,而你还有一些重要事情没有做?北禾忽然说。

  北禾也停下来,看着我,用温暖的声音说:会啊。我最怕的是有一天,我们相隔遥远了,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,而我还没有机会告诉你,林墨墨,我喜欢你。

  我忽然感觉刚才落下山去的太阳又重新升了起来,耀眼的光芒透过山川和高楼,直直地射到我的生命里来。我捂住胸口,努力地平息汹涌的情绪,然后,慢慢地伸出手去,握住北禾伸过来的,冰凉的右手。

跑狗图| 正版挂牌| 满地红图库| 一肖中特| 小鱼儿玄机站| 118图库彩图| 抓码王| 红姐| 188144黄大仙救世报| 一点红番薯| 正牌香港高清跑狗图| 摇钱树| 刘伯温十码特| 118挂牌论坛| 马会跑狗图|